财新传媒

探寻“中国制造”转型升级之路---专家巅峰对话

2014年12月25日 18:43 来源于 财新网
近年来,全球制造业发展格局正经历着深刻变化,以出口为导向的“中国制造”面临着人民币升值、成本上涨的压力,同时,产品附加值过低也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一些中国自主品牌已在部署转型策略、力求突破。在“中国制造”进入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全球领先的物流企业UPS 与财新传媒助力中国制造业发展、携手商业领袖、制造业企业及专家学者,重新审视中国制造业的挑战与机遇。变革序幕已开启,中国制造业的参与者,你准备好了吗?

  主持人:

  财新副主编 黄山

  嘉宾: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 黄益平

  中兴通讯副总裁 周建峰

  UPS中国区快件及航空运营副总裁 邝国龙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 保育钧

  近年来,全球制造业发展格局正经历着深刻变化,以出口为导向的“中国制造”面临着人民币升值、成本上涨的压力,同时,产品附加值过低也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一些中国自主品牌已在部署转型策略、力求突破。在“中国制造”进入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全球领先的物流企业UPS 与财新传媒助力中国制造业发展、携手商业领袖、制造业企业及专家学者,重新审视中国制造业的挑战与机遇。变革序幕已开启,中国制造业的参与者,你准备好了吗?

  制造业变革 中国企业面临新挑战

  主持人:从2001年到2010年,经过入世十年的发展,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大国和出口市场。过去十年中,我国制造业的进阶历尽艰难,但也成就斐然。在回首过去的同时,也让我们来展望行业的未来:制造业从中低端向高端发展的过程中,会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

  保育钧:步入新世纪,美国金融危机引起了世界金融风暴,随后,制造业发生了巨大变化。最显著的变化就是从原来的低成本、低档次,向高精技术的方向发展。其中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小规模、特定需求的个性化服务出现了。过去的市场讲究卖产品,现在讲究品牌意识。面临此种情况,国有企业、外资企业,还是民营企业,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黄益平:我觉得对制造业来说,可能发生的最大的变化,是市场因素在变化。市场因素变化的直接结果就是国际劳动分工可能要随之改变。简而言之,我们现在面临着“中等收入陷阱”。过去,我们可以靠低成本的优势来发展制造业,在今天的市场中,中国传统制造业的低成本优势已经丧失,如果下一步还想靠出口支持经济增长,唯一的办法就是产业升级,增加产品附加值,从而消化我们不断增加的高成本,来保持我们的竞争力。

  周建峰:我想用中兴自身的发展故事来说明这个问题。中兴通讯1985年在深圳创立时,是一个做简单电器加工的窗口企业。在当时的创始人侯为贵先生的带领下,企业开始走上自主研发的道路,现在可以为全球的运营商提供如4G这样的无线通讯系统以及手机终端等诸多产品,中兴的发展道路实际上代表了中国制造业的历程。未来的客户要求我们的服务更加细致,更加个性化。同时,随着新技术的引入,智能化和自动化会在制造中被广泛应用,提升行业的效率和产品的质量。

  邝国龙:总体上,中国制造业还是在增长;与此同时,我们也能发现制造业的发展和国际市场需求有着较大的相关性。不难看出,中国的制造业区域化的趋势有所改变,过去优势集中在沿海城市,到现在逐渐往西部、中部转移。UPS在布局航空网络时也考虑到这种发展趋势。过去,我们集中在沿海城市运营自有航班,然而近几年,UPS也分别在成都、郑州开了航班,这是随着客户群体的变化而发生的变化。我们也注意到一些产业生产线向南转移到东南亚国家,甚至会转向一些发达国家,比如德国,还可能因为政府的政策,回归到它们原本的国家进行生产。因此,中国制造业正面临更激烈的竞争。除此之外,目前的商品周期还会变得越来越短。对于生产企业来说,能否灵活地适应市场的变化,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中国制造企业如何提升自身竞争力

  主持人:感谢大家从宏观和微观的角度谈了各自的看法,谢谢邝总。您能不能再具体阐述一下UPS的中国战略布局和对未来的规划?

  邝国龙:制造业与整个供应链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中国出口型的制造企业想在将来把握好各种机遇,供应链方面的考量是必不可少且至关重要的。因此,UPS建议:生产型的企业需要更完善的供应链管理系统。如果制造企业在有系统化的供应链管理,就可以掌握一定的优势,因为对于控制上游企业对原材料或半成品的运输、本身产品的运输和安排,以及成本的规划和货物追踪,都需要借助高科技手段来管理,同时管理系统可以加快物品的国外清关速度,减少人为的错误。

  很多企业是生产型的企业,但不同的生产型企业对于货物种类、物流或供应链的需求是很不一样的。如果我们的制造业企业要产出高科技的产品,那么国外的客户可能会对新上市的产品有特殊要求,比如在物流上需要非常准确的到达,或者对新产品到达一个市场的时间有严格的要求,不能提前或者滞后,这就需要企业配合客户的整个销售策略。要做到这一点,对保密性的要求也很高。如果是医疗类的产品,就又是另一种情况,对于整个仓储、运输时的湿度、温度,都会有相应的更严格的物流要求。

  主持人:谢谢邝总。周总,你能不能从中兴的角度,谈谈为了提升竞争力方面,企业在这几年所做的努力?

  周建峰:对于中兴来讲,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自主创新,维持自主研发。近年来,我们每年营收的10%-12%的资金都会投入到研发新产品上。在2011、2012年全球专利申请的排行榜上,中兴都是冠军。由于国际贸易壁垒的逐渐消失,现在,传统的关税壁垒、法规壁垒都逐渐会被知识产权壁垒取代。所以,要进入最高端的市场,就要迎接大的挑战——创新。其次,就市场而言,企业的分析和判断能力必不可少,包括对市场的反应、对客户需求的识别和提供解决方案的能力。

  制造业升级期间,期望政府发挥的作用

  主持人:黄教授,您如何看待在产业转型和企业升级中政府所扮演的角色?

  黄益平:我觉得最主要的是提供一个良好的、有利于企业不断创新的生存环境。企业需要政府提供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如果没有知识产权保护,企业就缺乏创新的动力。其次,企业有多样的融资形式需求,比如创投、私募、直接投资等,这就需要政府在金融改革方面,不断地优化外部环境。其次,政府可以在科技研发上做好基础性工作。

  主持人:作为前任中国中小企业联合会的会长,现任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保老师最有发言权,请您结合切身的体会,和我们谈谈您的看法。

  保育钧:在转型升级的过程当中,政府是应该有所作为的。政府的一部分工作就是为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中国制造业企业的未来之路如何走

  主持人:结合中国“走出去”的背景,和中国企业正面临制造业中从低端、中端向高端转型的挑战,你们认为这个路具体该如何走得更好,走得更稳,请问黄老师的看法?

  黄益平: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尤其是制造业中所处的位置,应该和我们自身的比较优势和自我发展阶段相匹配。国际上有一个对知识产权数量的统计,中国和美国、日本排在全球前三位,这就说明我们的创新其实很多。有专家说,中国的创新意义不大,因为都是比较低端的,日本和美国相对高端一些。我个人觉得这不是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就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我们的创新才刚刚开始,现在面临的关键问题是要不断地创新,而不是像过去一样,固守低成本的生产能力。所以有了创新,慢慢地往上走,产业升级也要一步一步来,这个其实是符合中国长期发展的趋势的。

  主持人:也就是说我们的企业应该顺势而为、因势而动。周总,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周建峰:中国企业的品牌可能一直被贴上中低端的标签,或在质量等方面做得不尽如人意。对品牌来讲,这确实会影响产品的价值,特别在价值链里;但也促使它拥有较大的成长空间。作为中国企业来讲,品牌是必须要迈出的一步。因为很多时候,虽然老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但在未来的世界里,在品牌市场化的道路上,品牌就代表着一个企业的实力,所以国有企业要增强企业品牌建设。另外,企业提供的服务也非常重要,就企业而言,除了自身的产品和专业背景,围绕产品所延伸出来的服务也很重要,并且具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嘉宾观点总结

  主持人:在讨论告一段落之前,请四位用一两句话总结一下你们今天讨论的内容。请保老师先开始。

  保育钧:真正坚持市场化的改革取向不变,不动摇。政府应该用法治为市场化改革护航。

  黄益平:我对我们下一步的创新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是持乐观态度的。第一,我国的人口众多,市场巨大,这是不断发展创新的优势。第二,随着服务业的不断发展,经济结构的调整,大学生的就业机会会增多,因为产业在不断发展,今日就业难的大学生群体会变成明日推动创新的重要力量。

  周建峰:对于企业而言,立足自主创新、提升品牌力量、拓展服务价值是十分重要的,做到其中任何一项,都会对企业有很大帮助。

  邝国龙:作为物流供应商的代表,我希望我们的企业能更进一步了解、体会整合的物流解决方案,这会帮助他们在全球市场上提高竞争力。

  主持人:今天的中国面临着巨大的发展机遇,同时也肩负着巨大的挑战,机遇和挑战的并存看似简单,实则不易,当今的中国企业应该抓住机遇、克服挑战,这就是我们中国制造业转型之路的必由之路。谢谢大家。

  

返回页面顶部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