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特别提款权

2013年03月31日 17:42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国际社会对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呼声愈来愈高,并开始重新讨论SDR的改革问题

  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简称SDR)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特定历史背景下创设的一种储备资产。在SDR创设之后的40年里,它并没有很好地发挥应有作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国际社会对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呼声愈来愈高,并开始重新讨论SDR的改革问题。

  特别提款权的由来

  20世纪60年代的美元危机暴露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重大缺陷,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被提上议程。美国为缓解与其他西方主要国家的矛盾,并为布雷顿森林体系做应急准备,提出创立一个新的国际储备资产。经过西方大国的几轮博弈,1969年,IMF对《国际货币基金协定》作了修改,创设了SDR,将其作为一种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以解决国际流动性不足以及国际货币体系的不对称性问题。

  特别提款权的功能与特点

  SDR主要有三个用途:一是会员国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可动用SDR向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偿付逆差;二是会员国可与其他会员国达成协议,用SDR换回对方持有的本国货币;三是会员国可用SDR归还基金组织的贷款,并支付相关的利息费用。

  SDR作为一种国际储备资产,其特点主要表现在:第一,SDR是对其自有储备资产的提款权,会员国可以无条件使用,无须偿还;第二,SDR仅限于在官方账户中使用,私人和企业不得持有和使用;第三,SDR严格限于解决国际收支失衡问题,不能用于贸易和非贸易支付,更不能用于兑换黄金。

  特别提款权的分配和定值

  SDR的创造是通过分配程序实现的。目前SDR的分配是以各会员国在IMF的份额作为依据。具体来看,SDR的分配包括一般分配和特别一次性分配。一般分配是IMF根据世界经济的发展情况,以五年为一个基本期来决定是否进行SDR的分配;一次性分配是IMF根据具体需要进行的特别分配。

  在创立初期,SDR的价值由含金量决定,当时规定35个SDR单位等于1盎司黄金。经过几轮调整,SDR现在采用盯住一揽子货币的定值方法,其定值的过程主要包括货币篮子的遴选和货币权重的决定。当前,SDR是以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组成的“一篮子货币”为基础定值,从2011年到2015年,四种货币的权重分别为41.9%、 37.4%、9.4%和11.3%。

  特别提款权的局限

  由于在分配和使用方面的限制,SDR在国际清算、储备资产等方面发挥的作用十分有限。其局限性表现在以下方面:

  第一,SDR的供给缺乏持续性。从实际分配情况来看,SDR迄今只分配过四次,无法满足各国对储备资产的需求。

  第二,SDR分配机制不合理。目前SDR的分配取决于会员国在IMF中的份额,发达国家所分配的SDR明显大于发展中国家,从而形成“富者越富、穷者越穷”的局面。

  第三,SDR的定值存在问题。在SDR的四种定值货币中,美元的权重依然很大,这在本质上并没有改变国际货币体系依赖主权货币作为储备资产的局面。

  特别提款权改革的方向和重点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以主权信用货币充当国际储备货币的弊端再次显露,国际社会开始重新讨论SDR的改革问题。下一步改革的重点应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加强SDR分配的均衡性。增加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均衡SDR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分配。

  第二,改变SDR定值的货币篮子构成。综合考虑有关国家的经济实力、外贸情况等因素,选择有代表性的货币加入货币篮子,提高特别提款权定值的代表性、权威性与稳定性。

  第三,扩大SDR的使用范围,进一步发挥其在国际贸易、大宗商品、金融资产中的定价作用,完善SDR作为国际货币的职能。

  启 示

  SDR是国际货币体系发展和演变的产物,欧美主要大国基于当时的世界局势主导了相关规则的制定,主要体现和维护了他们的利益。当前,全球经济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应当在国际经济事务中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积极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参与相关规则制定,提升话语权;积极研究人民币纳入SDR定值货币篮子等相关问题,维护国家利益,同时更好地促进全球经济金融稳定发展。(作者为中国银行王勇)

  来源:人民日报 2013-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