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限制外资需谨慎

限制外资需谨慎

2012年08月01日 15:47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订阅《新世纪》《中国改革》|注册财新网
   英国杜伦大学访问教授认为,维护国家利益与鼓励外资之间要寻找平衡

  肯·戴维斯:

  显然自1978年以来,中国对待外资的环境改善了。提高体现在不同方面,回首过去、展望未来很有意思。其中一个是政策的改变,即吸引外资的决定。即便当时的政府并不喜欢外资,认为有风险,邓小平还是决定冒风险对外开放。即便打开窗可能有“苍蝇”飞进来,但同时进来的还有新鲜空气。政策很成功,这意味着政策、法律制度发生了改变。

  举例来说,中国以前没有知识产权的相关法律,现在有大量的法律,版权法、对外贸易法,建立在大陆法系而非英美法系基础上的法律,也不断更新、与国际法接轨,彰显着中国最终想要在世界上扮演重要的角色。

  接下来的问题是,这一切在现实中实践得如何?对华投资的数量一直快速增长,投资质量也在提高,因为高科技投资越来越多,也成立了很多研究发展中心。

  但是,法律和政策的执行情况才是问题的关键。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怨声载道,贿赂也很普遍。政策和法律应该在地方政府得到执行,但往往事与愿违。

  不过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做得比大部分国家好。因为一般来说,地方政府比中央更欢迎外资。在一些国家,国家层面很欢迎外资,但是来自地方政府的阻碍很大,原因可能是寻租等问题。在中国,地方政府会说,这只是国家政策,我会给你更优惠的。所以投资环境改善了。

  但在过去十年,政策渐渐倾向限制投资,中国并不是特例,这是全球的趋势。过去二三十年,在全球范围内,对外资的优惠政策增多,限制外资的监管很少。但在过去十年,限制越来越严。采取加强外资管制的国家越来越多,即便只是很小的限制。

  我在经合组织工作时,参与了关于投资自由的圆桌会议,讨论怎样保持宽松的氛围,让资本自由流动。与此同时,允许政府推行合法的国家政策,比如维护国家安全,保护公众健康,例如防止禽流感扩散,以及维持公众秩序。

  国家如何在执行这些政策的同时,维护投资自由。他们想出很多指导意见,可以利用现有的补救措施,可以先采取那些不限制投资的办法。如果政策还不够,你可以有一些限制,但要是暂时的、均衡的。

  在五年前,中国对外资的需求越来越少,所以对外资也不怎么重视了,同时,人们担心在一些领域上,来自外资的竞争很激烈。因此他们希望政府限制外资,以国家安全、国家经济安全、竞争政策等名义,来试图限制越来越难以与之竞争的外资。

评论
小调查
随着中国人口红利减退、产业结构的变化和发达国家工厂“返乡潮”的显现,制造业等传统上支撑海外对华投资的产业受到威胁。中国需要寻找新的吸引海外投资的热点。路在何方?
借力产业结构调整,发展高端制造业等高新技术产业
寻找资源类优势点,在新能源等领域抢占先机
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寻找新的商业和投资模式
视 频
限制外资须谨慎

维护国家利益与鼓励外资之间要寻找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