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气候变暖被夸大?

气候变暖被夸大?

2012年06月08日 19:37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订阅《新世纪》《中国改革》|注册财新网
   盖亚理论的提出者,气候变化界的领袖,已经92岁的英国科学家詹姆斯·洛夫洛克首先站出来否定了自己的理论,承认自己的预测过于“危言耸听”

  【财新网】(记者 于达维)从美国宇航局的资深科学家詹姆斯·汉森(James Hansen)首次提出气候变化的警告,到英国科学家詹姆斯·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的盖亚理论,全球变暖的危机成为悬在人类头顶的利剑,让人类不得不为两百年的工业化对地球的影响付出代价。

  但是对气候变化理论的怀疑一直没有停止,尤其是在黑客公布了英国东英吉利大学的内部邮件后,科学家有目的的选取对气候变化有利的数据的事实,更让气候变化的怀疑论者底气更足。

  如今,盖亚理论的提出者,气候变化界的领袖,已经92岁的英国科学家詹姆斯·洛夫洛克首先站出来否定了自己的理论,承认自己的预测过于“危言耸听”。自己是一个alarmist(大惊小怪者,危言耸听者)。

  他曾经预测,气候变暖将在本世纪末导致几十亿人死亡,到时候只有北极地区适合人类居住。他说,问题是我们不知道气候系统的规律,20年前我们以为自己知道,因此导致了一些耸人听闻的预测,包括我的几本书在内,原来的理论看上很清晰,但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

  1961年,詹姆斯·洛夫洛克被美国宇航局邀请,帮助寻找火星上的生命痕迹,这让他开始深入思考,什么样的环境适合生命存在。由此他把目光转回地球,研究地球上孕育生命的条件。

  1965年,地面检测到的红外光谱数据表明,火星大气的成分几乎全是二氧化碳,一片死气沉沉,不像地球一样大气成分复杂,各种成分存在动态平衡。洛夫洛克认为,地球大气适于生命,而火星上不会有生命,甚至建议美国宇航局取消火星探测计划。他还据此提出假说:生物体可以调节大气层。

  洛夫洛克办公室的同事、著名美国天文学家兼科普作家萨根(Carl Sagan)并不赞同他的观点,但萨根当时的妻子、微生物学家马古利斯(Lynn Margulis)却深以为然。后来,两人共同发表科学论文称,地球拥有一个自我调节的系统,从而保证其适合生命生存,或者说地球本身就是一个生命实体。

  此后,他提出了一个新的理论,认为地球表面的温度、酸碱度、氧化还原电位势及大气的气体构成等是由生命活动所控制并保持动态平衡,从而使得地球环境维持在适合于生物生存的状态。他将这个动态平衡的系统,以希腊神话中地球母亲“盖亚(Gaia)”命名。

  后来经过他和马古利斯共同推进,“盖亚”理论逐渐为西方科学界所接受。1997年,洛夫洛克获得了号称环保界“诺贝尔奖”的“蓝行星”奖。

  盖亚理论的核心思想是认为地球是一个生命有机体——“巨生命系统(Mega-life System)”,是一个能够进行能量与物质交流并使之内部维护稳定的体系。他曾经说,“地球是活着的!”,甚至直接把盖亚理论称为地球生理学。

  1979年,他出版了第一部著作《盖亚:对地球上生命的新视角》(Gaia: A New Look at Life on Earth),提出地球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有机体,具有自我调节的能力,为了这个有机体的健康,假如她的内在出现了一些对她有害的因素,“盖亚”本身具有一种反制回馈的机能,能够将那些有害的因素去除掉。

  而随着全球对于二氧化碳对于气候变化影响研究的深入,他的看法也越来越悲观。在2006年出版的《盖亚的复仇》(The Revenge of Gaia)中,指出为什么地球对人类的行为做出反击,人类如何拯救自己。在2009年出版的《消失的盖亚》(The Vanishing Face of Gaia)中,副题是最后的警告,告诉人们应该及时行乐。

  《自然》杂志称,读这本书“就好像听到了BBC宣布世界末日到来一样”。在《消失的盖亚》中,洛夫洛克将矛头指向了IPCC,他认为《京都议定书》是一个笑话,碳交易是一个骗局,只会增加企业利润却无助于减排。他提出,人类的影响已经促使地球进入一个新的热平衡模式,而在这种模式下,不适合现在的人类文明生存。

  根据洛夫洛克的盖亚理论,就当时的趋势来看,估计40年后,即本世纪中期,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将达到500ppm。这时,地球的自我调节机制面临失效的巨大危险,全球变暖将进入一个新的不可收拾的阶段,气温也许会升高6到8度。(在工业化前,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在230ppm左右,詹姆斯·汉森的理论认为,如果二氧化碳浓度加倍,到450ppm话,全球温度将上升2度。2010年,二氧化碳浓度已经达到390ppm。)

  如果进入这个阶段,他预测,到了2040年,欧洲的夏季温度将在43到49度之间,欧洲中部地区将变成沙漠。由于海平面上升,英国、中国将变成一个不适于居住的国家,美国佛罗里达州可能从地图上消失。

  他因此批评美国,错误的认为还存在技术手段缓解全球变暖,而对于中国和印度,他更认为两者的排放已经失控。“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可能无法生存,不得不向西伯利亚移民。”

  不过近年来对于古气象学的分析和地球温度上升趋势的放缓,让洛夫洛克不得不改变原来的看法。

  2011年11月,美国俄勒冈大学的安蒂亚斯·施密特那(Andreas Schmittner)在《科学》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科学家过去对于气候变化的严重程度估计过度,“危险没有那么紧迫”。

  这项研究认为,过去所认为的在二氧化碳浓度加倍的情况下,地球温度可能上升10度的预测过于夸大,全球气温对二氧化碳浓度没有以前所认为的那么敏感。

  根据IPCC的预测,在二氧化碳浓度加倍的情况,全球温度将会上升3-4.5度,但并不排除升高更多的可能。但是根据施密特那对古气象学的研究,两万年前地球上一次冰期时,二氧化碳浓度加倍的情况下只会上升1.7到2.6度。

  另一个根据,是在过去20年,全球平均温度几乎保持稳定,在1961-1990年,平均温度为14度,在近20年的平均温度只上升了0.3度。

  但是这项研究也没有否认人类导致气候变化的现实,只是认为,“现在采取行动还不算晚。”他说,好消息是我们仍有喘息的时间,去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不久前,洛夫洛克在接受MSNBC采访时承认:“我的预测有误。我们并不真正了解地球的气候,20年前,我们一度认为做到这一点。这种不了解导致包括我在内的一些人做出错误的预测,也因此出版了一些耸人听闻的著作。我们预测的可怕影响并没有出现。他指出预测有误的人并不只有他一个,美国前总统阿尔·戈尔的书中也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有所夸大。

  他对MSNBC表示,气候系统还是和往常一样,没有真正发生什么变化。我们曾经以为人类已经走在了通往炼狱的半路上,但本世纪以来全球并没有变暖多少,12年并不算短,但温度几乎没有变化。

  现在,他正在写一本新书,主旨将是气候变化仍然在发生,但是没有他曾经预测的那么快。

  不过,他的转向也许有点草率,虽然从目前的观测结果上看,地球变暖的速度可能没那么快,但是这种迟缓可能是因为尚未达到一个临界点。就在他承认错误的前一天,俄罗斯科学家就在北极地区发现,由于冰川融化,大量甲烷被释放出来,而甲烷是比二氧化碳更加强劲的温室气体,这又给科学家原来的预测增加了另一个重要的变数。

评论
编者按

  经济高速增长下,环境污染造成的问题已经进入集中爆发期。这一方面对民众健康产生了实际的或潜在的危害,另一方面也让全球可持续发展的目标面临严峻的考验。
  “里约+20”峰会开幕在即,这次峰会将集中关注两个领域:绿色经济在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方面作用;可持续发展的体制框架。
  如何尽可能减少环境风险?答案并不清晰,但毫无疑问,仅仅依靠行政力量,恐怕无法化解环境风险。如何在政府指导下、运用市场手段保护环境的长效机制?面对环境风险,我们需要从经济、法律、技术等多个方面寻求解决之道。

西门子聚焦
投资于能源效率的绿色收益
能源成本在过去10年间稳步上升,对于成熟经济体和新兴市场来说,都面临着实现可持续增长而避免负债过高的问题。以节能成本抵消投资成本的零净成本投资方案,会成为地区和企业实现绿色增长的创新路径。
未来之窗
研究与创新在西门子
博客
NRDC
中国在里约+20峰会上气候和能源问题的当务之急
NRDC(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是当今美国最具成效的非营利环境保护组织之一

落实行动来实现甚至超额完成中国的气候和能源的“十二五”计划目标。

中外对话
绿色建筑评估体系的中国困境
“中外对话”是世界上第一个中英双语环境网站,以报道、讨论中国环境问题为中心,为国内外不同观点交流碰撞提供平台。

詹姆斯·康纳利指出,美国华丽高楼所消耗的能源远比中国建筑高得多。但随着的现代化脚步的加快,如何避免重蹈美国的覆辙则是中国所要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