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中国投资巴西井喷

2012年05月15日 19:24 本文来源于财新网 订阅《新世纪》《中国改革》|注册财新网
  

  中国为保持经济继续增长而寻求资源供应保证,中国巨额外汇储备资产配置的多元化,以及中国企业对先进技术、发达国家市场的进入需求,决定着中国未来海外投资的规模必将有增无减,步伐只会越迈越大。中国企业如何总结在初期“走出去”过程中的教训与经验,尽快走出“付学费”阶段,实现金融与产业资本互动,国企与民营企业协力,找到一条现实的海外投资之路,建立与被投资国家的共生关系,是中国也是世界未来一段时期面对的共同课题。本刊从本期开始刊出“中国经济在海外”系列报道,力求通过本刊海内外记者在非洲、欧洲以及美洲的走访,对企业的深入采访与报道,为后来者提供镜鉴。第一站从巴西开始。

  仿佛一夜间发现了南美第一大国的魅力,中国对巴西的投资在2010年出现了井喷。

  中国发改委外资司司长孔令龙近期公开透露,巴西已成为2010年中国对外投资最多的国家之一。当年中国企业对巴西大型投资项目明显增加,仅经发改委核准的项目,投资额就达到126亿美元。相比之下,截至2009年底,中国企业对巴西累计投资额仅有3.6亿美元。

  中国企业对巴西投资,目前主要集中于石油天然气、输电、矿业和农业几个领域。中石化集团通过香港公司收购西班牙雷普索尔(Repsol)巴西公司40%股份,投资总金额达71.09亿美元,是迄今中国企业在巴西最大投资项目。

  由于口径不同,巴西央行与中国发改委的统计数据有所出入。据新华社报道,巴西央行统计显示,2010年巴西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为484.62亿美元,较2009年增长86.7%,创历史新高。据巴西本土投行百达(BTG Pactual)的统计,2003年至2011年3月,中国共向巴西投资371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投资于大宗商品行业,2010年的投资占了总投资的46%。

  这表明巴西正加速吸引全球资本。在非经合组织国家中,作为“金砖四国”(BRICs)之一的巴西吸收的FDI仅次于中国。如今,中国也打响了向巴西输出FDI的发令枪。

  中信证券国际董事长、董事总经理兼投资银行委员会主任德地立人,将2010年称作中国对巴西直接投资的“元年”。他在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预计,中国对巴投资的增长势头在未来几年将持续。

  不过,此前投资巴西多年的欧美投资界有不同的看法。Helios Investment Partners的合伙人Mark Hartmann就表示,对私募股权基金(PE)而言,应该认识到巴西的泡沫正在形成,币值过度高估。他甚至警告,未来两年内都不要投资巴西。

    只缺资金

  “拉美是一个处于快速发展中的地区,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巴西。”提到巴西,商务部美洲大洋洲司副司长徐迎真如此评价。

  因华丽的桑巴和足球为世人熟知的巴西,国土面积854.7万平方公里,为南美第一大国,世界第五大国,人口近2亿。巴西是联邦制国家,分26个州和一个联邦区(巴西利亚),历史上经历多次政变、长期军政府和痛苦的抗通胀之路,终于步入相对稳定的快速发展期。(参见本刊2011年第15期“另一种崛起”)

  《上帝之城》是一部描绘巴西第二大城市里约热内卢犯罪的电影。抛开电影制造的恐怖,如果着眼于自然资源禀赋,巴西可谓名副其实的“上帝之国”。其油气矿产之雄厚毋庸赘言,森林覆盖率高达36.7%,木材储量658亿立方米,拥有世界18%的淡水,农业生产条件的优厚也令人艳羡。

  巴西对于中国的最大魅力,正在于两国在资源、资金、需求方面的高度互补。百达方面的人士不断强调这一点。中国在发展过程中对能源、矿产和大宗商品的渴求,可以从巴西获得;而巴西人消费高、储蓄率低的特点,造成其对外国资本的渴求,恰好迎合了中国资本全球配置的胃口。

  美银美林集团国际企业和投资银行部执行副主席詹姆斯·奎格力(James B. Quigley)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说,拉美只缺资本。巴西市场有全世界最大的跨国建筑公司,有精湛的技艺、充足的科技和劳动力。他预计,巴西未来十年内因基础设施投资产生的资本需求是2万亿美元,资本缺口巨大。

  巴西百达首席策略师卡洛斯·塞奎拉(Carlos E. Sequeira)介绍,按照巴西的能源发展规划,发电量将从2010年底的11万兆瓦上升到2020年底的17.1万兆瓦,需要投入超过1200亿美元,在此期间将有额外300亿美元投资用于提升输电能力;巴西的石油产量将从目前的210万桶/天上升到2020年的610万桶/天,此间石油勘探方面的投资将达3300亿美元。

  “光看正面条件,巴西在拉美地区肯定是最好的。”一位曾数次考察南美的央企美洲投资负责人对财新记者表示。他认为,目前巴西在电力上85%都依靠水电,能源结构存在调整的需求,预计未来一段时间能源行业的投资机会很多。

  此外,巴西基础设施建设薄弱,现有水平滞后于发展需求,而联邦政府财力较弱,因此无论是铁路、公路和港口建设,也都提供了很多投资机会。巴西央行的数据显示,2010年工业仍是巴西吸引FDI最多的部门,达193亿美元;其次为农业、矿业和石油等初级产品行业。

    爆发性投资

  中国对巴西直接投资看似突然井喷,其实已有多年贸易和承包铺垫,并一直处于加速态势,年平均增速高达43.3%。徐迎真介绍,巴西是中国在拉美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则是巴西全球的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市场。2005年至2010年,中国对巴西的年进口额从100亿美元增加到380亿美元,年出口额从48亿美元增加到244亿美元。2010年中巴贸易额625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巴西还是中国在拉美重要的投资目的国和第二大工程承包市场。根据商务部统计,2011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在巴西的各类投资将近100亿美元,中国与巴西签署的承包劳务和设计咨询合同总额83.46亿美元,完成营业额达到48.64亿美元。

  与在其他国家投资的轨迹类似,中国对巴西投资依然以国企先行、资源先行为特色。除中石化集团,近期对巴西较大规模的直接投资主要来自中化集团、国家电网、武钢集团和重庆粮食集团等,多为收购兼并。

  根据百达统计,在2010年发生的中国在巴西172亿美元总投资中,有131亿美元是并购交易。如按行业分,57%的投资集中于金属与采掘行业,28%的投资在石油天然气行业,5%的投资在电力行业,还有4%在汽车行业。

  德地立人透露,中信证券联手巴西本土投行百达,希望开拓对中企投资巴西的投资中介、融资甚至上市等服务,目前项目集中于原材料、能源和农业等行业,“很多企业表示了浓厚的兴趣”。

  在中化集团旗下勘探子公司斥资约40亿美元,收购挪威石油公司巴西石油资产的权益后,中化集团其他子公司也有兴趣跟进投资。“对我们而言,在巴西投资主要出于全球布局的考虑,并不特别关注投资项目是否能很快盈利。”中化集团下属一子公司的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因为对当地缺乏了解,主要通过收购在当地已有运营经验的欧洲公司的少数股权来进行,不做控股股东,在合作中逐渐学习本地管理经验。”

  三一重工一位海外投资部门的人士也对财新记者表示,南美是一个重要市场,而巴西是南美市场的立足点。在巴西全款销售较为困难,因此三一重工除了在巴西兴建生产基地,还想投资于融资租赁等金融服务行业,以便支持集团销售。此外,三一重工还有计划在巴西挂牌上市。

    消费的机会

  “我们要唤起注意的是,巴西由消费强劲带来的市场机会。”巴西本地投行百达首席经济学家、巴西央行前任副行长艾德瓦多·罗约(Eduardo Loyo)说。

  2010年,巴西GDP增长达到7.5%,2011年预计可达到4%。虽然这个速度慢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但是罗约认为也不算低。巴西的GDP增速在70年代一度超过10%,但八九十年代通胀也完全失去控制。进入21世纪,巴西政府在对通胀的战斗中逐渐赢得主动。

  强劲的消费成为巴西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2010年贡献了GDP的60.6%,出口占GDP比重不到10%。巴西的中产阶级比例数年前已超过50%,零售收入和劳动力收入同步稳步增长。从2010年开始,巴西失业率降到7.5%以下的水平,今年以来更是下降到6.5%以下。

  以汽车市场为例。2003年至2010年的复合年均增长率达13%,但渗透率依然很低,人均汽车拥有量仅13%。奇瑞汽车便是巴西市场的受益者之一。

  2010年9月,奇瑞成为首家在巴西投资的中国汽车企业,首期投资1亿美元在巴西建立一个汽车组装厂,目标年产五万辆。奇瑞计划总投资4亿元,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汽车工业园,年产15万辆。

  在奇瑞的海外战略中,奇瑞汽车总经理助理金弋波称巴西是“目前最重要的市场”,对其他发达国家的策略则是“审慎进入”,因为风险大、门槛高。“巴西是拉美最大、全球第四大汽车消费市场,年汽车销售360多万辆。奇瑞具有性价比优势。我们在这里的直接竞争对手是韩国现代。”金弋波对财新记者表示。

  对比建厂之前在巴西的销售,金弋波认为,当时面临着几个问题:一是销量不大,需要拼海运船的船期;二是整车出口关税高;三是巴西本地竞争对手抱怨造成冲击。奇瑞投资建厂后,受到巴西政府的欢迎,并给予了土地和税收方面的优惠。

  汽车之外,巴西的移动电话、宽带和智能手机市场均有很大潜力。在医疗卫生服务方面,百达预测医疗保险行业收入有望从2010年的450亿美元上升到2020年的1300亿美元。

    潜在挑战

  巴西向外国投资者抛出的也并非都是阳光与花环,百无禁忌。在各种国际调查中,巴西从未被特别列入“容易做生意的国家”,程序繁琐、税负较高、政府腐败、政府采购倾向于本地品牌等问题多多,“跨国公司往往花费大量时间和资源用于解决合规问题。巴西的税法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税法之一。”渣打银行在9月的一份报告中称,“格力电器提到它在巴西早年的经营中,由于中国化的管理模式及对当地税务法规认识不够充分,遇到过政府罚款、劳工矛盾以及产品风格不符合当地时尚等尴尬。”

  据巴西百达介绍,巴西禁止外国投资者全资拥有的领域包括核能源、邮政服务、医疗卫生服务和航空航天工业;限制经营和所有权的领域包括土地、靠近国界的房地产物业、金融机构和保险公司、运输服务、对媒体产业某些领域的投资或管理、采矿业、发电厂和输电网、海关和航站楼、公路和水坝的经营等。

  罗约说,一些特定领域需要获得政府颁发的牌照,例如在银行业,外资在巴西设立银行机构就需要政府的特殊许可,但并非无法取得。此外,外国投资者在巴西购买土地也面临着严格的限制。

  巴西对土地投资严格控制始于去年。2010年6月,彭博社援引圣保罗一家报纸报道称,巴西总统卢拉要求准备一项法案,收紧外国投资者在巴西的土地所有权,甚至连已经被授予土地许可证的也有可能被撤销。报道引述巴西农业发展部部长卡塞尔(Guilherme Cassel)话称,“我们不想让他们在这里拥有土地。不想让外国人在这里生产。这就是总统卢拉宣布的政策。巴西土地必须留在巴西人的手中,因为这关乎食品安全。”

  渣打银行报告称,“中国企业如能成为巴西合资企业的少数股东,就能参与购买土地以锁定长期资源。在基础建设投资项目上,巴西则要求中国企业能参与到项目的股份投资上。虽然中国国有企业对此兴趣有限。”

  在巴西有些经验的中国企业,也意识到投资巴西面临的诸多困难。9月14日,在拉美论坛的早餐会上,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业务部主任王旭总结了以下几点:政府决策慢、地方保护主义、环境与劳工问题,以及基础设施需要改善等,这也是其他不少中国企业几乎共识的挑战。

  “仅因为环评原因,巴西政府便可否决一个项目,中国过去已不乏因此败退的先例。”前述央企美洲投资负责人表示。

  奇瑞汽车的金弋波认为,目前最大的担心就是“文化的融合”。“中国工人很刻苦,俗称‘712’——一周七天、每天12个小时,而南美人比较休闲,周六日不工作。

  但奎格力认为,中国人必须尊重投资目的国的文化,谨慎输出价值主张,强加文化的做法只会引起反感。“中国是这个市场的后来者,需要让拉美政府、监管者和产业里的公司解除疑虑。”奎格力说。现在拉美对中国投资的错误印象是,中国采取了非常短视和机会主义的路径。

  “拉美国家的政府感到害怕,因为中国太大了。中国在拉美需要更好地管理自己的声誉。”奎格力说。中国需要让拉美国家感到,其资本的投入是可持续的和长期的。

  在这方面,中国也可以借鉴日本经验,如从少数股权的战略性合作开始。他举例说,日本一家公司在淡水河谷有10%的股权投资,获得了一个董事会席位,帮助了日本从淡水河谷的铁矿进口。另外一个例子是,新日铁(Nippon Steel Corporation)多年以前对巴西米纳斯吉拉斯钢铁公司(Usiminas)做了25%的战略性股权投资,其后向巴西转移了大量技术,对巴西工人提供教育和培训,建立了良好口碑,业务也做得非常好。

    谨防泡沫

  前往任何陌生的国家投资,都必然要面对不同环境带来的挑战,中国企业最需要警惕的可能还是自身盲目的热情。欧美等发达地区的资金早已逐鹿巴西长达数年,刚开始起步的中国显然是后来者。目前发达地区的投资者对巴西是否过热已经产生争论,一些专注于新兴市场投资的美国PE,今年上半年甚至提出巴西币值高估,投资过热,应该暂时回避的观点。

  “当看到12家国际主流期刊都在讨论巴西起飞的时候,我简直吓倒了。”Vanterra Capital的执行合伙人Shad Azimi在一次会议表示。

  “让我们在今后的两年中不要投资于巴西。”Helios Investment Partners的合伙人Mark Hartmann说,“所有在泡沫期投资的PE都血本无归,灰飞烟灭。”

  百达首席策略师塞奎拉也对财新记者表示,通胀可能是外国投资者对巴西投资面临的最大风险。罗约则认为,巴西的通胀压力与大宗商品价格暴涨等国际性因素有关。他表示,巴西政府正在使用所有传统工具来为经济降温,使通胀走低。包括紧缩性的货币政策和有节制的财政政策等。

  作为经验尚不丰富的后来者,中国投资者尤其是国有企业,当前也许不应急于求成,而是做足功课,寻找战略性的和结构性的机会。前述央企人士说,中国企业感兴趣的首先肯定是巴西的资源,其次毕竟要看到巴西这个市场的容量和需求的转型。但是,投资更多败于最初的战略和意图不清。为了领导政绩和公众形象,屈从于长官意志所作的投资,在央企、行业牵头公司和上市公司中屡见不鲜,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要防止出现这样的情况:在一个没有经验的陌生国家,领导定进度,质量不清楚,项目上了之后费率大增,预期收益率大降,最后变成烂摊子。“我们现在关注巴西,是为了两三年以后的战略储备。”他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