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新技术到印度 “西天送经”

2017年05月11日 11:43 来源于 财新网
与中国人口体量接近的印度,为高新技术走出去提供了完美的试验田。有了在印度的经验,在印技术人员一路下降,模式逐渐变成了标准,这种高新技术输出的“中国方案”有了大规模复制的条件。

  天气43度,印度首都新德里通往阿格拉的高速路上,太阳炙烤下的景色乏善可陈。车窗外一台出租车驶过,窗户上有张贴纸,写着“Paytm Accepted Here(接受Paytm支付)”。这张贴纸,如今已然遍布印度大街小巷。

  在外界对Paytm(印度最大的移动支付和商务平台)可能还有些陌生之际,这个印度本土的电子钱包,已经悄然间积累了超过2.2亿用户,跃升为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第一名、第二名分别是来自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

  仅仅两年前,Paytm还只有3000万用户。巨大的变化,开始于2015年2月与一家中国公司的战略合作。

  “开着飞机换引擎”

  位于新德里郊区的诺伊达经济开发区,与印度北方邦大部分城市一样,拥挤而热闹。穿过汽车、三轮车、摩托车、自行车、行人和牛交织的道路,不起眼的街边一栋玻璃幕墙的房子,就是Paytm总部;街道斜对面,是其母公司One97。

  科技公司的热火朝天劲,似乎在全世界都很类似。在挂有航天员大海报和励志话语的一楼大厅,坐满了前来应聘的求职者;两栋建筑,工位上都挤满了人;就连公司所有高管,也都是占了一个工位,没有独立办公室。

  用中国互联网界流行的话说,这家公司准确戳中了印度的“痛点”。印度的基础金融服务非常稀缺,2016年印度有近13亿人口,却只有3亿多张银行借记卡、2300万张信用卡,9亿农村人口中平均每2.7万人有一家银行,每10万印度人只有18台ATM机……许多普通印度人,尤其是身在农村的,甚至从未进入过银行。

  应运而生的Paytm,虽说占有极好的天时地利,却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技术上的薄弱。不知不觉间,与印度一山之隔的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移动支付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过去十几年间,以支付宝、微信为代表的电子钱包,将支付这一环节大大简化。如今在中国的大城市,一个人几乎完全可以不带现金出门。这方面的技术能力,中国早已领先全世界。比如,支付宝的支付笔数峰值可达12万笔/秒,而知名的Visa公司支付峰值仅为1.4万笔/秒;支付宝的平均资损率为百万分之一,而PayPal的资损率为万分之十七。

  合作顺理成章。2015年,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金服与Paytm达成战略合作协议,蚂蚁金服派了100多位工程师前往印度,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与那些打扮各异、信仰各异的印度程序员一道,将Paytm的支付技术平台和风控系统重新搭建了一遍。

  “开着飞机换引擎!”Paytm公司上下对蚂蚁金服帮助完成的这个过程赞叹不已。彼时Paytm的技术能力的确堪忧,回忆起来,蚂蚁金服印度负责人陈彦依然对Paytm的风险控制系统心有余悸。那时,Paytm团队的风险控制只有十几条规则,基本依赖线下人工。一年半后,Paytm系统从百万级的处理能力,发展成可以承载亿级处理能力的架构,风险率也降到了万分之一。

  “堪比西天取经”

  大约1400年前,唐代高僧玄奘历经艰辛,到达印度求取真经,后以其为原型创作的《西游记》在中国家喻户晓。

  “堪比西天取经。”在谈到支付宝与Paytm的合作时,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学兼职教授、中欧普惠金融中心主任王君告诉记者,这个过程中更多看到的是印度频繁向中国学习。“这种积极主动、能为当地提供可借鉴经验的合作模式,代表了未来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的努力方向。”

  来自中国的技术支持,已经在印度的社会发展中起到了积极作用。

  2016年11月,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废止500卢比和1000卢比大额纸钞,力推印度无现金社会历程。尽管无现金运动浪潮已经席卷全球,但在金融普遍欠发达的基本面下,印度社会对现金的依赖程度非常高。废钞后,印度几乎每个银行前面都排起了延绵数公里的长队。

  机遇不期而至。废钞第二天,莫迪就和Paytm一同出现在印度各大主流媒体的头版头条。事实也证明,Paytm有效缓解了废钞带来的冲击,其用户数从5000万暴增至现在的2.2亿,线下商户接入数月增长在10%以上,目前Paytm接入的线下商家已达600万,是印度所有银行pos机总数的五倍。

  “从11月8日之后,到我这用手机支付的顾客飙涨,已经有40%的人不用现金,其中至少一半是用Paytm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诺伊达开发区一家杂货店的店主高瑞夫·萨普拉这样说道,他的店收入很不错,每天可入2万多卢比。在他的收银台上,摆着一个顾客可以扫描支付的二维码。

  这个二维码跟中国支付宝用户所熟悉的几乎一模一样。看似简单,其实也是来自中国的创新。“今天,二维码在印度已经相当普及了,但此前从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把二维码运用到这个程度。我们的二维码用了支付宝技术,跟其他公司的就不一样。”Paytm首席技术官阿密特·辛哈告诉记者。

  “去硅谷讲课,来中国学习”

  在杭州见到Paytm创始人维杰·夏尔马时,已是晚上十点半。这位身材有些微胖、脸色黝黑的印度科技巨头,刚从美国飞到上海,便连夜冒着大雨赶往杭州。执掌着一家在全球声望日隆的公司,他的行程安排得极为精准,没有休整的时间。尽管几乎每几月都会到杭州一趟,他依然非常兴奋。

  “我去硅谷是讲课,来中国是学习的。”维杰·夏尔马告诉记者。“很多年前,大家都会说中国的创业者或互联网人在学习硅谷经验,今天这个现象已经彻底改变。每个月、每周、每天,中国这个国家都因技术的改变而进步,移动互联网改变了中国社会。能经历这些,我感到非常的荣幸。”

  像维杰·夏尔马这样,每隔一段时间就来中国杭州学习的人有很多。蚂蚁金服除了派工程师出去,还会邀请合作伙伴的工程师来上课,并为此成立了“蚂蚁技术大学”,为合作伙伴因地制宜制定课程。至于上课准备,倒也非常简单,为每位工程师办一张银行卡,注册个支付宝,让他们自己出去体验,各国工程师们往往赞叹不已。

  更为重要的是,前来学习的各国工程师都需要考试来获得认证,就像过去微软认证工程师那样。最终结业后的工程师,使用的都是中国的技术标准,中国技术的权威性和影响力,在这个过程中得以树立,推动着中国在全球移动支付领域形成产业标准和行业规范。

  “蚂蚁金服并不是要给我们一个解决方案,而是借助已有的经验,帮助我们建立自己的解决方案。”印度最重要的民间智库之一Gateway House高级研究员阿迪蒂亚·法塔克刚好去年来过中国。他告诉记者,那次参观最直观的印象是,包括蚂蚁金服在内的中国公司,目前技术都是自己的,而非依赖其他国家。

  “弯道超车的机会”

  “我们不需要产业引导,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都来印度站稳了脚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驻孟买总领事郑曦原直言,OPPO手机、VIVO手机、蚂蚁金服等公司到印度后,一群中国的80后、90后青年在这里拿出了亮眼的成绩。“这是中国经济富有活力的直接表现!”

  与中国人口体量接近的印度,为高新技术走出去提供了完美的试验田。有了在印度的经验,在印技术人员一路下降,模式逐渐变成了标准,这种高新技术输出的“中国方案”有了大规模复制的条件。

  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支付宝提供的方案,已经开始了在许多国家的复制。

  2016年11月,蚂蚁金服与泰国支付企业Ascend Money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将蚂蚁的普惠金融模式复制到泰国;2017年2月,蚂蚁金服注资菲律宾最大数字金融公司Mynt,该公司旗下拥有菲律宾最大电子钱包GCash,目前用户已超300万;2017年4月12日,蚂蚁和印尼Emtek集团宣布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开发移动支付产品,拥有2.6亿人口的印尼,是2016年全球互联网用户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

  “中国已然领先世界的移动支付技术,给这些金融欠发达的国家提供了弯道超车的机会。”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召开前夕,我国首份《“一带一路”倡议的金融支持》发布。李扬认为,互联网的创新,助力当地人有机会跨越银行卡时代,直接进入移动支付时代,推动无现金社会和脱贫大业,为“一带一路”倡议带来全新的互联网视角和内容。

  曾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两大机构工作长达20多年的王君,曾亲眼目睹中国如何向先进国家学习。“我非常欣慰地看到,我们开始从净引进国家,转为向外输出技术、管理和先进理念,这是一个重大的、里程碑式的事件,是重要的拐点。我们的探索在如此短时间内就取得了这样的效果,非常难能可贵。”王君说。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刘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