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普惠金融助力“脱贫时代”,中国支付模式带印度“飞跃30年”

2017年05月09日 11:41 来源于 财新网
电子支付的本质是实现普惠金融,这种公益属性对正在经历“大脱贫时代”的印度更具意义。

  “世界互联网金融的中心在杭州,我来这里多少次都觉得不够。”39岁的印度最大互联网支付公司Paytm创始人维杰·夏尔马,对诞生了阿里巴巴神话的这座智慧城市充满迷恋。师从阿里的Paytm在两年间将印度的移动支付比例从个位数提拉至十位数。中国的支付经验帮助Paytm讲述了一个成功的“印度故事”。阿里之后,更多的国际互联网巨头盯上印度。在移动支付领域,中国无疑是全球领导者。全世界网上购物和支付的平均比例是43%,而中国已超过80%。如果从1985年发行第一张信用卡算起,到成为全球最大移动支付市场的2016年,中国从信用卡时代进入移动支付时代,用了30年。对照等量人口的印度,其信用卡普及率不及2%,移动支付产业更处于拓荒期。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先进的支付模式正带领印度“飞跃30年”。

  “亿级”中企向“百万级”印企的技术输出

  4月16日,美丽的杭州西溪湿地湖畔,已近晚上10点。几个小时前,维杰从加拿大飞抵上海。在赶赴杭州这场中国媒体之约的路上,他迷上了一款手机App。“我一路都在玩高德地图,它比谷歌地图不止好十倍,而是100倍。”在维杰看来,这款App不是模仿西方,而简直就是为中国土壤而生,“这就是中国,它每时每刻都在因技术进步而改变。过去两年,我大概来了15次,每次都能学到新东西。”

  中国的互联网科技越来越让世界惊叹不已。去年杭州G20期间,西方记者在当地体验无现金一日;上个月,一群印度CEO在北京街头初遇共享单车,这些“神奇的魔术”令他们赞叹不已。在众多新兴国家,正诞生“泰国版支付宝”“印尼版滴滴”。而在西方主流媒体上,“现在轮到硅谷‘山寨’中国”“是时候模仿中国了!”的大标题亦非罕见。

  与众多印度互联网精英一样,维杰是马云的崇拜者。几年前他听了马云的演讲,便立志打造“印度版淘宝”。在2015年初得到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的注资前,维杰的Paytm只是一家手机钱包公司,主要服务于话费充值,用户3000万。Paytm的神奇飞跃是在与蚂蚁金服合作的两年间完成的。在支付宝给予其关键的二维码技术、反洗钱及风控技术支持后,Paytm正迈向“国民级”支付工具。这是一个日交易量上亿笔级别的中国企业向一百万级别的印度企业的技术输出。

  4月12日,在德里卫星城诺伊达的Paytm总部,CFO阿米特·辛纳兴奋地告诉《环球时报》,刚刚得到的数据显示,Paytm已拥有2.2亿用户,成为世界第三大移动支付平台。如今,它以每月千万用户的速度增长,占据印度市场七成以上份额,月交易笔数超2亿,而其接入的600万家线下商户,是印度全部传统刷卡终端的5倍。

  交易能力得到海量扩容的同时,Paytm开始引入中国的支付理念,开发“印度味道”的生活服务场景。“突突车”(三轮摩的)是印度最常见的交通工具,即使在科技企业云集的诺伊达,白领们也主要靠它出行。《环球时报》记者在遍布街头的突突车上看到显眼的Paytm标志,加油站、高速收费站、卖花小摊,以及面包店、奶茶店等,也都有它的标志。当然,最少不了这一支付方式的是印度人最爱去的电影院。

1

  贴着Paytm标志的“突突车”。黄蕾摄

  在支付和生活场景之上的第三个台阶,就是提供理财、小额信贷等金融服务。维杰告诉《环球时报》,“跟蚂蚁金服的每个合作,都像是一堂MBA课程。推出类似余额宝、芝麻信用的产品,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不靓丽的数据与巨大的市场可能

  维杰说,迄今为止,对Paytm发展具有标志意义的两件大事,一是蚂蚁金服注资,另一个就是莫迪废钞。从去年11月至今年3月,5个月的印度废钞壮举意外成就了电子支付企业。

  机遇只留给有准备的人。废钞令下达当晚,Paytm火速召集高管研究对策。而从支付宝获得的宝贵技术经验,则令其在历史机遇面前,经受住了处理交易量暴增等关键考验。“废钞前,我们只有200万商户,之后3个月就增加到600万。用户数也从5000万增长到2亿。”维杰说。为了向这一伟大“历史决定”致意,Paytm在多家印度报纸刊登整版广告:“Paytm祝贺尊敬的总理莫迪先生做出了印度独立以来金融史上最大胆的决定”,并附上莫迪微笑的照片。

  蚂蚁金服与Paytm的广阔合作空间,还要感谢先期打入印度市场的中国手机生产商。印度街头,随处可见宝莱坞女星代言的OPPO手机广告,以及小米、vivo手机店。可以说,这个千元机的巨大市场格局,是由中国手机厂商塑造的。一千块人民币,大约相当于印度人的平均月工资。

  印度的手机市场是更早于移动支付被视为“市场蓝海”的领域。目前印度有10亿手机用户,但智能手机人口仅17%,网民总数4.3亿,手机网民约3亿。印度的网络环境也不乐观。2G/3G是最常用的网络,首都新德里去年才接入4G。《环球时报》记者在印度一周,无论是德里、孟买等大都市还是连接城市乡村的公路上,找不到网络信号是常态。德里至阿格拉高速路两边的恒河大平原上,很难看到国内常见的输电铁塔。统计数据显示,印度最大电信运营商有7.7万个3G基站,而仅中国移动的4G基站就有150万之多。为此,像Paytm这样的公司都有专门应对无网络环境的服务模式。

2

  杂乱的德里街头随处可见vivo等中国产手机商店。黄蕾摄

3

  德里至阿格拉的高速路两边基本看不到中国常见的输电铁塔。黄蕾摄

  这组并不靓丽的统计数据却意味着巨大的市场可能。尽管印度目前八成左右的线下市场交易仍使用现金,但普华永道预计,到2019年,印度将有8亿人使用移动支付平台。看到阿里模式在印度的成功后,即时通讯软件巨头WhatsApp、瑞典的Truecaller相继宣布展开此业务,网约车平台Ola、电商巨头Flipkart、Snapdeal等印度本土公司,也纷纷推出自己的移动支付平台。就连印度政府也搞了个国家版支付钱包和二维码。

  当中国普惠金融实践遇上印度大脱贫时代

  Paytm总部大厅悬挂的巨幅海报甚为震撼,浩瀚的宇宙图景下,是维杰的誓言:“将5亿印度人带入主流经济”。维杰告诉《环球时报》,这5亿人是在印度还享受不到基础金融服务的贫困人口,“我要在2020年达成这个目标”。

4

  位于德里卫星城诺伊达的Paytm总部。黄蕾摄

  电子支付的本质是实现普惠金融,这种公益属性对正在经历“大脱贫时代”的印度更具意义。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全球有25亿人享受不到基础金融服务,印度占7亿。13亿印度人只有3亿张银行卡,2000万人有信用卡,9亿农村人口中平均每2.7万人有一家银行,在偏远地区,很多人甚至没见过银行。在印度农村,利息超过百分之一百的高利贷普遍存在,常有人因欠贷自杀。

  印度总理莫迪说过:“当一个人有了账户,他就迈出了加入主流经济的重要一步”。然而印度的现实是,传统金融机构无力覆盖边远地区及提供小额信贷,而这却是移动支付平台擅长的领域。维杰说他的初衷只想让每个打工者有个可以安放自己不多财产的账户,并随时安全地转给家人,“对印度这样人均收入偏低的国家,每一个卢比的进出都很重要”。而莫迪自2015年初也启动了“大众金融计划”,要为贫困家庭提供1.15亿个银行账户,以建立政府与贫困人口之间的链接,发放扶贫补贴款。电子支付的发展路径与印度的扶贫大计不谋而合。

  在中国,支付宝、微信等电子支付平台的普惠金融实践,被证明是成功的,这甚至已成为一种“中国标准”。去年,由中国推动并参与制定的《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在杭州通过。在类似印度人口密集,经济处于上升期,金融体系欠发达的国家,“中国经验”得以推广、复制。比如,支付宝已在泰国、菲律宾、印尼等国开始了金融布局。令人欣喜的是,这一波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思路与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合作发展共赢理念高度契合。

  “普惠金融意味着繁荣。”印度著名智库观察家基金会主席库卡尼对中国支付模式带给印度的改变评价很高。他说,“钝斧难揽活”,印度传统银行已十分疲弱,难以承担如此庞大人口的需求,而数字经济让普通人参与其中,从而减轻贫困,推动社会发展,并缩小与发达国家间的差距。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学兼职教授、中欧世行普惠金融中心主任王君认为,让印度数亿贫困人口接受正规金融服务的目标如达成,将不仅能够促进这个庞大群体的消费,更对印度减轻贫困,提升国力,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具有重要意义。进入较发达国家序列,是中印共同的雄心壮志,然而对中印两国来说,减贫依然是场攻坚战,“数字技术将是跑完最后一公里的强大助手”。

  对于Paytm身上体现的中印企业合作模式,王君感触更深。他对《环球时报》说,中国企业在海外已从资源密集型转向更多元化的投资,但相比以往更多依赖当地技术、管理和人才的“被动型投资”,在支付宝与Paytm的合作中,更多看到的是印度频繁向中国学习,堪比“西天取经”。王君认为,“这种积极主动、能为当地提供可借鉴经验的合作模式,代表了未来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的努力方向”。

(文章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黄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