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正在被快速复制到数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2017年05月09日 11:41 来源于 财新网
对于蚂蚁金服的海外合作伙伴而言,来自中国的先进移动支付技术能为他们缩短5-8年的研发成本和发展时间。

  印度、泰国、印尼、菲律宾……从2015年2月开始的蚂蚁金服全球化布局,正在全面铺开:不去海外开分公司,而在当地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不主打欧美发达国家而是瞄准有巨大电子支付需求的发展中国家市场。

  今年年初,蚂蚁金服确定了技术出海的模式,即“诊断”模式,根据每个合作伙伴的技术能力、业务诉求的不同,选择不同的合作方式。

  “蚂蚁金服选择这样的出海方式,最直接的好处,是能节省5-8年的研发成本和发展时间。” 蚂蚁金服蚂蚁国际事业部总经理郏航最近首度向外界详解了蚂蚁金服整体的出海策略。

  蚂蚁金服表示,今年还将陆续在其他数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复制“支付宝”。

  花了两年摸索出了“诊断”模式

  蚂蚁金服在海外市场复制支付宝,是从印度开始的。2015年2月,蚂蚁金服与印度当地电子钱包Paytm展开战略合作。

  由于这是蚂蚁金服的首次技术出海,一开始,蚂蚁金服派出大批技术人员长期驻扎印度,最多时一度超过了一百人。

  不过,到了2017年年初,随着Paytm迅速发展,蚂蚁金服发现,除非投入更多的工程师,否则这种状态难以维持下去。所以,培养Paytm工程师的能力,让他们具备修改和实现本地定制化的能力,成为必然之选。

  在此基础上,蚂蚁金服确定了技术出海的模式,即“诊断”模式。根据每个合作伙伴的技术能力、业务诉求的不同,选择不同的合作方式。现有系统已经不错的合作伙伴,可以在现有的系统基础上,派几位工程师去做项目顾问,这也是最轻的模式。另外可以针对合作伙伴的短板,比如针对风控或反洗钱,做某个垂直的、具体领域的技术支持。

  2017年4月,Paytm用户数从不到3000万升至2.2亿,跃升为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仅次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超过了Paypal。

  “中国人用支付宝付水电煤、买电影票、寻找周边的店、商铺,用支付宝完成交通,我们将这些功能搬到印度,使Paytm从早期的电信钱包成长为全功能钱包,印度最有名的突突车,原来是付现金的,现在全部安装了支付宝。” 郏航介绍称。

  这种模式在印度尝到甜头后,蚂蚁金服将这种模式立刻复制到了泰国。

  2016年11月,蚂蚁金服与泰国支付企业Ascend Money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希望未来5年服务泰国一半以上的网民,帮助泰国发展“无现金社区”。

  目前,蚂蚁赴印度的技术团队开始拆分组建赴泰国技术团队,讨论技术输出与对接事宜。

  蚂蚁金服国际事业部泰国业务发展负责人Jan.Sodprasert直言,目前最大的困难是,现有支付平台的技术不能支撑太大的量。比如在便利店进行手机支付,由于支付清算后台还是采用人工完成,没有系统化和电子化,所以暂时还不能接入更多商户。

  Ascend Money手机移动业务发展部负责人Aroon Sudweha向澎湃新闻介绍称:“去年与蚂蚁金服接触时,Ascend Money的月活是30多万,去年年底接入蚂蚁的技术后,月活冲到70万。”

  在印度和泰国后,2017年2月,蚂蚁金服注资菲律宾最大数字金融公司Mynt。Mynt旗下拥有菲律宾最大电子钱包GCash,用户可以通过它为手机充值、转账、线上购物、缴费等,目前的用户已超过300万。赴菲律宾的技术团队近期已经筹备完毕。

  2017年4月12日,蚂蚁和印尼Emtek集团宣布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开发移动支付产品。

  不想单打独斗,出海国家和合作伙伴怎么选

  不去海外开分公司,而是在合适的国家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蚂蚁金服选择这样的出海方式,最直接的好处,是能节省5-8年的研发成本和发展时间。

  “当我们发现这个国家有一定的市场潜力可以推出类似支付宝的移动支付服务、生活场景服务、金融服务时,我们就会去这个国家看有没有好的合作伙伴,我们和他们一起合作,帮助他们做当地版的支付宝钱包出来。”郏航表示。

  为什么不见蚂蚁金服在美国、欧洲等发达市场开拓疆土?

  “要劝说一个已经非常习惯用信用卡的美国人转用支付宝钱包,非常难。但是劝说一个印度人从现金切到支付宝,容易多了。” 郏航如是说。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目前在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高度重叠),尚有20亿人没有银行账户,仅10%的人持有信用卡,有贷款需求的人中仅21%通过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在东盟国家,超过6.8亿人口中,其中3.6亿人口迄今无法获得基础的银行服务。

  而人口基数、中青年人口数、智能手机覆盖率、移动互联网、数据服务的覆盖度、Wi-Fi的覆盖度等,则是蚂蚁金服考虑出海国家的重要指标。

  “现在东南亚地区基础设施不是那么好,但是没有关系,我们业务也需要时间成长,这些国家连续调查2-3年就会发现他们智能手机覆盖率在迅速提高,这种情况下就可以提前进场进行布局。” 郏航并不担忧。

  当地合作伙伴是不是拥有好的资源,也是蚂蚁金服选择出海国家的重要考量之一。

  “如果找不到好的合作伙伴我们会比较谨慎,我们不想把这个事情变成单打独斗,本土化是我们的策略,比如在泰国合作的Ascend Money,背后就是拥有711便利店等众多资源的正大集团。”郏航表示。

  海外扩张,自然也有难处。

  不同于中国,账户没有实名制,成为了蚂蚁金服在海外国家做当地版支付宝钱包的困难。

  不过,郏航表示:“这个困难我们还没有一个特别好的解决方式,但是,在这些国家当你的钱包余额在一定程度以下不需要实名制,而民生场景所需要使用的支付金额并不高,所以非实名的情况下这些业务可以推出去的。”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陈月石)